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 > 军事

神秘蒙古军队,揭开其神秘面纱,拥有全世界最“袖珍”的海军

2018-08-30 15:44:55

 近期,在社会备受关注的“东方-2018”战略演戏场上,参加演习的除了中俄两军,还有神秘的蒙古国军队。与其他大国的军队相比,蒙古国军队显得十分低调,并且亮相有限,这使得人们对蒙古军队更加的好奇。

神秘蒙古军队

揭开蒙军的神秘面纱

最近,即将在俄罗斯举行的“东方-2018”战略演习备受关注。除了中俄两军,蒙古国军队也将参加这场演习。与美俄等传统军事强国的军队相比,蒙军在国际舞台上显得十分低调,亮相有限。这不仅使蒙军披上了几分神秘色彩,也激起人们对这支军队的好奇。

积极推进体制变革

冷战期间,蒙古国的防务由苏联驻军承担,蒙军则仅充当苏军旗下的一个战役兵团。那段时间,除军服有别外,蒙军的武器装备、力量编成、指挥训练、后勤保障等,几乎都是照搬苏军。

1993年底驻蒙俄军全部撤离,蒙古国迎来“自主国防”时代。1994年,蒙古国明确提出“立足本国、自主防卫”的国防新战略。1995年起,蒙古国每10年发布一版《武装力量建设发展纲要》。在上述方针指导下,蒙军积极改制谋变,现行国防体制已与往昔大不相同。

决策体制方面,蒙军全面向西方国家看齐。蒙古国设立了负责制定和实施国防政策的国家安全委员会,由总统任主席,议长和总理任委员,国防部长、司法内务部长、总参谋长、情报总局局长和警察总局局长列席会议。1996年起,蒙古国实行文职国防部长制度,军队总参谋部从国防部中独立出来、单独遂行军令职能。

兵役制度方面,蒙军1992年终止长期实行的义务兵役制,开始实行以义务、合同相结合的混合兵役制,征兵年龄固定为18至28岁,服役期压缩为1年。1998年,蒙军又增加了替代、抵偿两种服役制,使合同兵占比逐年提高,合同兵合同期满后有机会晋升为军官。

人才培训方面,蒙军积极完善官兵培训制度,初步建立起以国内为主、国外为辅的军官培训制度,团以下军官由其最高军事学府国防大学培训,团以上指挥员和外语、计算机等领域人才由国外军事院校委培。

武装力量规模有限

根据规划,蒙军本打算于2015年建成一支“能独立遂行多样化任务的轻型、高效、职业化军队”,以“完全实现自主防卫”。然而,由于综合国力有限、人口基数低、经济欠发达以及军费拮据等制约因素,蒙军的计划实现起来困难重重。

蒙古国武装力量规模不大,目前总人数约2万人。由于距海洋遥远,其海军也是全世界最“袖珍”的——位于蒙俄边界附近的旅游胜地库苏古尔湖,仅有1艘“苏赫巴托”号老式俄制拖船。

蒙军装备普遍陈旧。陆军枪炮多系上世纪中叶生产的苏制武器;虽然拥有600多辆坦克、数百辆装甲车和千余门各式火炮,但因缺乏保养维修,重武器80%以上处于封存状态。近两年俄罗斯向蒙军陆续移交20辆T-72A主战坦克及数十辆装甲车,这些装备在蒙军中扮演着“挑大梁”的角色。蒙古国空军的飞机大都已服役超过30年。2011年,蒙军向俄罗斯订购了一批米格-29S战斗机,因资金问题至今没有到货。

面对规模和装备水平有限的无奈现实,蒙军长期依照“机动灵活的自卫作战”方针改编部队。针对边境漫长、地广人稀的现实国情,蒙军提出“划分军区、各自为战”的思路,初步形成了“以首都为中心,以部分重要边境省份为重点”的环状防卫配置,由各省、市政府和当地驻军专司本区防务。

一旦发生战争,蒙古国正规军将化整为零、以10人或100人为单位组成小分队与敌周旋,民兵则在敌后开展牵制和袭扰活动。相应地,蒙军不断精简兵力及直属机构,并推动主要作战部队编制小型化。继“师改旅”后,其陆军又取消了摩步旅和炮兵旅,已将主力整编为6个摩步团、1个炮兵团、1个维和摩步营和1个特遣营。

重视国际军事合作

鉴于国情的实际,蒙古国政府认为,其国家安全应借重和塑造有利的国际环境。因此,蒙古国选择了务实灵活的国防战略,将对外军事合作抬高到了国家安全支柱的层次。

蒙军极为重视联合军演。近年来,蒙俄先后举行了“达尔罕”“色楞格河”系列军演。这些演习的费用基本由俄方承担。虽然规模不大、投入人员不多,但这些演习的要素较为齐全,坦克、运输机、武装直升机和步兵反坦克分队等纷纷出现。

蒙美从1996年起开始举行“平衡魔术”年度联合“民防”演习,2003年将其升格为“可汗探索”双边军演;2006年后又扩展为一年一度的多国维和演习。2009年,中蒙举行了“维和使命-2009”联合训练,这是我军首次与外军举行的以维和为主题的联合训练。

蒙军参与海外维和的任务量在全球各国军队中名列前茅。蒙军不仅专门成立了负责维和事务的维和合作局,还于2013年将5月29日“国际维和人员日”定为“蒙古国维和人员日”加以庆祝。目前,蒙军90%以上的现役官兵都曾执行海外维和任务。积极参与维和行动,既有助于蒙军提升国际地位、获取实战经验,也使其获得了军事援助和官兵薪酬等不少实惠,同时也增进了蒙军与各方的关系。